耸立在松花江国堤上的“天坛”
发布日期:2019年11月4日  来源:澳门矿工报 作者: 张津友      
    到过北京天坛公园旅游的人,无不为壮观雄伟的呈圆形的祈年殿所震撼,这座集明、清建筑技艺之大成的中国古建筑珍品,已成为北京市的地标性建筑,是外界了解北京历史文化的一个重要的窗口。当你来到松花江干流三站镇国堤上,远远就会望见有一同样高大壮观的三层楼阁,啊!这分明就是北京天坛祈年殿的再现,让人兴奋不已。这个穿堤工程就是闻名省内外的三站灌区抽水站主楼,当地人称之为“三站天坛”,我省松花江畔著名的风景名胜,每年夏秋季节接待省内外游客十万多人。运行57年后正式“退休”,2014年公布为省级文保单位。
    一个风和日丽的夏日,我和文友们慕名走近“天坛”,抬头仰视,一座塔楼式结构,典型的明清建筑风格映入眼帘,在湛蓝的天幕映衬下,给人一种气势磅礴之感。古人将北称为天,南为地,有“天圆地方”之说,用以象征世间万物美好。古代帝王正是笃信这一说将用作祭天的祈年殿建成北呈圆形,南呈方形三层楼阁。三站抽水站主楼高达20多米,设计者王文凯、刘克立两位水利工程专家在继承天坛工艺的同时,大胆创新,建成这一传世的精品杰作。整幢大楼砖混结构,红色铁瓦屋顶,南立面成平形,其它三面呈半圆形。从上至下,一层比一层大,屋顶三楼为红色、一二层楼为蓝色铁瓦,斗拱飞檐,错落有致,层次鲜明,线条流畅。走进大楼的南侧,刀切似的横断面墙体从上而下一直扎进水中,一组浮雕及标语口号呈现在人们的眼前。顶楼与二楼连接处中央,红红的“三站抽水站”和“1959”几个苍劲有力的大字告诉我们楼的名称和工程竣工时间。下面是黄色的齿轮、麦穗雕塑。二楼墙面是花鸟等浮雕,彩绘图案栩栩如生。俯视水中,在阳光的映照下,偌大“天坛”倒影在微波中楚楚动人,成为一道独特的景观,令游人惊艳不已。整个“天坛” 仿古建筑与现代文明巧妙的融合在一处,无不彰显建筑布局之严谨,构造之奇特,装饰之瑰丽。
    从北门径直走进一楼,宽敞、明亮的半圆形大厅立时让人感觉心胸开阔,这个占地近800平方米厅室,除一个占地百余平方米圆形石柱支撑顶楼外,其余600多平方米一二楼联通,显得屋内特别宽阔,这里是安装机泵的主车间,几十年来从安装使用柴油机到如今的电力作动力,向全镇十几万亩农田不知输送了多少亿立方米的江水了,有多少个春旱连伏旱,电闸一合,欢快的松花江水喷涌而出,通过主干支渠系流进干渴的农田,挽救了多少庄稼啊!有多少个洪涝之年,大水几乎淹没了即将成熟的庄稼,围困村屯,威胁岌岌可危的泥草房,机器一启动,这些水乖乖流进松花江,为民解了围。现在机泵作为三站水利历史发展的见证文物保存起来了。抬头向上看,一组铁滑道和一个可随意移动的木制设备引起了人们的注意,大家猜测着这是何种工具,技术人员向我们揭开了谜底,这是一个建楼初期安装的吊车设备,木质结构可随意滑行吊装机器。工作人员告诉我们,这可是目前全省发现的唯一的一件木结构塔吊设备,堪称灌区主楼的“镇馆”之宝了。我们不禁肃然起敬。
    登上楼梯进到二楼,这是个占地不过百平方米的小间,但这里却是“指挥中枢”,一大排配电表盘占了相当大的空间。管理人员告诉我们,这里陈列不同时期的电闸,从八十年代刀闸到现代的遥控装置一一呈现,从中不难看出电力发展的脉络。几十年里,技术人员换了一茬又一茬,在这个重要岗位上开闸、关闸,为全镇抗旱灌溉“把脉、开方”……
    “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人们迫不及待地登上三楼,这个占地仅百平方米的观景平台让人惊喜,周围均是透明的玻璃窗,放眼远望,视野开阔,东南西三面波涛汹涌的松花江和湿地多样性景观尽收眼底,江上桅杆林立,一艘艘机帆船、驳船劈波斩浪往返如梭,一番繁忙景象;碧绿的河水上,成群的水鸟在上下翻飞,一片片抽穗的庄稼,一丛丛柳条装扮出秀美的湿地风光;向北望去,江水滋润的万亩稻田波浪起伏,现代化的乡村建筑,碧绿的田野构成“三站天坛”庄重肃穆、静谧深远的环境氛围,让人喜不自禁。
    好巍峨的一座“天坛”,加上周围小桥流水、绿树芳草,更加显示出大楼具有的雄浑和飘逸的风姿。
    在灌区楼前,参与主楼建设的耄耋老人包师傅,热情地向游客们绘声绘色讲述着“天坛”发生的往事。大洪水过后的1958年,县委决定兴建五大灌区,三站灌区主楼是各公社最大的一座。在“大跃进”特殊年代,建设灌区主楼和渠系面临的困难没有吓倒建设者,从7月19日开始,随着一声震天炮响,唤醒了沉睡千万年的山川,灌区建设正式破土动工,数千名建设大军浩浩荡荡开赴建设现场,安营扎寨,建主楼、修渠道。水利科技术干部刘克立吃住在工地,测地势、绘草图,几易其稿拿出了天坛样式方案。
    主楼施工遇到诸多难题,阴雨绵绵砂石、红砖运不进来,人们从数里外挑、背、扛过来。打沉井没机械帮助,人们轮流下到河底用锹镐掘进十几米深。一天,沉井内出现泉涌,技术员刘克立带领青年技工包国明用盐酸和水泥,两人下到井底用手抓泥压制,半个小时后制服了,可两人的手被烧成大泡。当时水泥紧缺,用砖头面和石膏粉搅拌砌砖抹面……。人们凭着顽强的毅力不到一年时间就完成了这一浩大工程。同时4公里主干渠、11公里支渠及十几处二级提水泵站一并告捷。
    刘克立设计的抽水站不仅壮观雄伟,而且灌排两用,临水南面设立4处闸门,两侧是排涝回水口。秒流量6立方米,灌溉能力7.8万亩。春夏用水时开机向分泵站和蓄水池送水,夏秋雨季洪涝发生可通过自排闸向江排水,内外洪水顶托时用机械强排。
    有了抽水站,从1959年运行以来,十多万亩耕地得到灌溉,千亩鱼塘人欢鱼跃,成了远近闻名的“鱼米之乡”;有了抽水站,二十个村庄免遭内涝威胁,低洼地再也不受涝灾之苦;有了抽水站,引来了江水,为抗旱节约了大量资金;有了“天坛”的助力,全镇粮食年产量突破二亿斤,连续两次荣获省级先进乡镇和国家重点镇殊荣。
    “三站天坛”日夜不息滋润着这片黑土地,养育了建设者们的子孙后代,成为人们赖以依存的不竭水源。
    这座雄伟的建筑,虽经近六十年的风雨剥蚀,仍然巍然屹立。看到受其滋润过的绿油油的庄稼,以及幸福生活的人们,让我感慨万千,这不正是当年建设者们的心愿吗?“天圆地方”的美好寓意,如今在三站已变为现实。矗立在松花江大堤上的“三站天坛”,你现在不仅是个“脱去战袍”的旅游景点,更是一本记载三站水利发展史的教科书……
   友情链接
热电厂环保意见
安全生产学习1文件下载
安全生产学习2文件下载
中国煤炭资源网
中国煤炭科技创新网
中国煤炭工业网
黑龙江龙煤集团网
中国清洁能源行动网
    Copyright © 2014 - 2015 澳门拉斯维加斯赌博丨唯一正规平台      粤ICP备1711116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