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梦北大荒
发布日期:2019年11月12日  来源:澳门矿工报 作者: 孙喜伦      
    上世纪60年代末,我家从吉林搬迁到老人们说的“大荒片儿”,新立的小屯傍依着数十里不见人烟的荒草甸子,每当春天来临,野草便在荒火烧过的黑油油的甸子上冒芽、绽绿,正是“草色遥看近却无”。继而,几场雨后,那草就疯长得齐腰深,风一吹,犹如海上的波涛起伏,绿浪滚滚。同时,五颜六色的野花像绣在绿色大地毯上的绚丽斑点,把草原装扮成一个偌大的花园,连空气也被熏得香喷喷的。一进小满,到处都有飞鸟啁啾,比赛着唱歌,那歌声有的高亢、有的低沉、有的清脆、有的粗犷,但总是优美动听的。在我家新盖的土房门前不到20米远的草丛中,竟藏着一个鸟窝儿……人们经常到甸子上挖药材、挖野菜、采蘑菇。但对我们孩子来说,没有大人带领是不能远走的,因为甸子上不仅有成群的黄羊、狍子,神出鬼没的狐狸,随处可见的野兔,还有令人恐惧的狼。清晨到来前,常常从外面传来孩子样的哭声,原来那是狼在屯边嚎叫。我曾和多人一起亲眼目睹一只狼在村边叼走了一头百十斤重的猪,狼咬住死猪的脖子使劲向后一甩,把猪甩到背上背着跑去……
    我家所在的松嫩平原虽然也属于北大荒边缘,而中国东北角三江平原那“棒打狍子瓢舀鱼,野鸡飞到饭锅里”的北大荒腹地,才是我心中真正的北大荒。据《山海经·大荒北经》载:“大荒之中,有山曰不咸山,有肃慎氏之国。”看来古人是把“不咸山”(今长白山)和“肃慎氏之国”称之为“大荒北”,是比“大荒”更为广大、边远的荒凉之地。《山海经》所指明的“大荒北”方位与我们今天所说的嫩江流域、黑龙江谷地和三江平原地理区域的“北大荒”基本吻合。我心中的北大荒荆莽丛生,沼泽遍布,野兽成群,原始而丰饶,荒凉而富庶,神秘而飘渺……我渴望有朝一日能够走进北大荒腹地,领略由一泻千里的黑龙江、九曲十折的松花江与温和恬静的乌苏里江幽然相会东流到海构成的三江平原的壮阔与丰美。
    我终于有机会和文友们走进北大荒深处采风。汽车出双鸭山市区,在宽阔平坦的白色路面上奔驰,向有“天下第一场”之誉的友谊农场驶去。一路上,金色的稻浪漫无边际地从视野的尽头涌来,又从眼帘中渐渐地退向远方,无际的稻海或玉米地青纱帐被一条条整齐的林带切割成一个个大方框,田野是那样的平整,那样的辽阔,像巨人之手织出的一块块偌大的地毯。
    汽车在“北大荒农业公园”前停下来,我们站在公园的广场上放眼望去,满目是金灿灿密匝匝的水稻,沉甸甸的稻穗压弯了禾杆,在微风吹拂下金波荡漾婆娑作响。这里是北大荒农业公园的起点,集中展示的是友谊农场高标准、高科技、规范化的水稻生产模式。据介绍,这个水稻科技园区总面积11000亩,园区实验项目有品种试验、不同插秧方式试验、专肥试验以及喷施不同微量元素试验等,灌排水全部采用混凝土结构,具有省水、省电、排灌速度快的特点,插秧全部采用大马力高性能插秧机。
    沿公路前行不远,我们又来到“北大荒农机博览园”。坐在电瓶车上在园内转来转去,讲解员不停地介绍各个时期农业机械设备的来历、功能与特点等,我感到正是这些先进的农业机械带来了中国农业质的转变,也带来了中国粮食生产的一个飞跃;这里也从“中国农业现代化的报春花”变成“中国现代化农业的领头雁”,见证了中国现代化农业的历程。
    车过友谊县城,只见这个由友谊农场而得名的小小县城竟如此之美,街道宽阔清洁,楼房错落有序,树木鲜花绿地环绕其间,小城幽雅宁静,我脑海里一下子蹦出了两个字:宜居。
    如今的北大荒,俨然已成为一个以现代化大农业景观特色为背景的中国农业公园,面对当年的北大荒如今变成了美不胜收的农业公园,实现了从“北大荒”到“北大仓”的历史性巨变,我感概万千。我想到了一个人,他就是当年时任铁道兵司令员的王震将军,因为他有过开发南泥湾的经历,在亲自考察了北大荒之后,提出了就地安置老兵“屯垦戍边”开发北大荒的报告,被党中央和中央军委采纳。在将军带领下,从20世纪50年代初开始,先后有10万转业官兵、5万知识分子、20万支边青年、54万知青来到北大荒,他们用青春和生命、忠诚与坚韧,在这块“攥把黑土冒油花,插双筷子也发芽”的厚重的黑土地上,镌刻出生命的壮丽,创造了现代人类垦殖史上的“北大荒奇迹”,并创造出一种宝贵的精神,这就是以艰苦奋斗、勇于开拓、顾全大局、无私奉献为内容的“北大荒精神”。
    我们一行又乘车来到一处近年修建的“挹娄文化风情园”。《通典》中有“挹娄即古肃慎,其国在不咸山北”的记载。挹娄便是曾两度问鼎中原的满族前身。园内正对着大门的是一尊巨大的挹娄王雕像,手持弓箭,高大威武。1800多年前,挹娄人在足智多谋、英勇善战的木尔哈勤罕王带领下,经多年征战统一了周边各部落,建成了规模宏大的挹娄王城,即现今七星河畔的凤林古城。园内有挹娄人居住的半地穴房屋,并根据挹娄人以田畜为业、渔猎为生、男耕女织的原始部落生活,再现了他们捕鱼、捕猎、采集、饲养、祭祀、制陶、纺线等生产生活场景。
    置身北大荒腹地,追踪一个古老民族的源头,让我了解到亘古荒原的北大荒其实很早就有人类繁衍生息了,伴随中原大地人类文明阔步演进的步伐,这里诞生了挹娄王国和满源文化。如今,蜿蜒的七星河承载着历史的厚重向东北方流去,与挠力河汇合后,经乌苏里江奔向大海,神秘消失的挹娄古王国只能以遗址上的破碎陶片,向今人讲述那个时代的故事……
    在我为古老的“北大荒”在近几十年内突变为“北大仓”而欣喜的同时,也还心存隐忧。不能不说,人类在创造自身生存所必须的物质财富的同时,也破坏了自然界原有的稳定、协调和发展。由于当年的过量开垦,北大荒的沼泽湿地面积减少了80%,大量稀有动物失去栖息地,原始生态一度遭到严重破坏。
    近年来人们开始反思,政府开始加大对湿地的保护力度,建立自然保护区,实施水质改善工程,退耕还林、还草、还湿地,改善北大荒的生态环境,实现可持续发展,从而让越来越多的原始湿地生态图景再现。采访得知,地处三江平原的双鸭山市,如今已建立起七星河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安邦河省级自然保护区等类型保护区5处,农场所属挠力河自然保护区1处,总面积达30万公顷,占全市土地总面积的13.6%。
    这一天,我们游览了位于宝清县北部的七星河湿地。这是一个以沼泽湿地生态系统及珍禽为主要保护对象的自然保护区,是三江平原原始湿地生态系统的缩影。走进七星河湿地,但见河流纵横,滩水浩森,碧草连天,一派“苇场连天碧,水鸟漫云空”的景象。在蔚蓝的天空下,波光粼粼的水面上,草浪翻滚的绿海中,丹顶鹤翱翔,大天鹅展翅,野鸭子戏水,各种鸟儿纷飞鸣叫,形成了一个鸟类繁衍生息的天堂。据说,这里动植物种类丰富,有国家一级重点保护鸟类丹顶鹤、白鹤、灰鹤、中华秋沙鸭等,有列入国家二级重点保护的野生动物灰鹤、白枕鹤、大天鹅、小天鹅、雪兔等十几种。
    走进北大荒深处,圆了我多年的梦,我眼中虽不是原来的梦境,但如今的千里沃野之美、北国田园之美、绿色生态之美、多彩植被之美、黑土生金之美、五谷丰登之美、宜居住区之美,以及所蕴含的北大荒精神之美,也让我着实受到一种震撼,得到几许慰藉。
    我心生感叹:北大荒,你并非荒凉的土地,你也有悠久的历史,你是中国现代农业发展的缩影,也是近年由对自然过度开发到自觉保护历史转变的见证,你留给我们很多物质和精神财富,也留给我们深刻的历史记忆与几多思考……
   友情链接
热电厂环保意见
安全生产学习1文件下载
安全生产学习2文件下载
中国煤炭资源网
中国煤炭科技创新网
中国煤炭工业网
黑龙江龙煤集团网
中国清洁能源行动网
    Copyright © 2014 - 2015 澳门拉斯维加斯赌博丨唯一正规平台      粤ICP备1711116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