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方的冬天
发布日期:2019年11月14日  来源:澳门矿工报 作者: 诗农      
    叶落雁南飞,天高平野阔。朔风吹响了口哨,拉开又一年冬的序曲。
    北方的冬天是多彩的,也是神奇的。
    迈进冬的门槛,偶有雪过半膝。初来北方的人感到肃杀,一切没有生机。接近山角,白桦林向我们招手,也以眨眼示意。走进似曾相识,互相拥抱亲密。抚摸感受其光滑和细腻,发自心灵交流,痴情地仰望,仿佛遇到了前世的知己。回眸那炯炯眼神,无奈难舍远去。广袤的松林又出现眼前,举起如盖的绿伞,来为人间遮挡风雨,执着护佑这片土地。阳光斜穿密林,筛了一地铜钱,柔光密意,前行怕踏碎这梦幻般的旖旎。无法望到参天的树冠,三人也合不拢的身躯。默默依脊背歇息,血流不断助推活力。沉思之中,深感生命卑微,需不懈积淀守望和不渝。途中一串串深浅不一的动物足迹,凭添多少幻想,增加多少神秘。不经意树上会窜着可爱的松鼠,吱吱的歌吟,也许是上演一出开场戏。
    隔日夜宿山村,粉状玉砌的院落,摇曳红红的灯影。一排金黄的玉米楼旁,挂着褐色的干蘑菇,燃烧的红辣椒。这是农家独有的诗句。
北方的冬天是硬朗的,也是柔美的。
    哈气成霜,冰封雪地。来到滑雪场,山峦起伏着舒缓,雪道弯曲着柔美。热好了身登上雪橇,或坐上雪爬犁,顺山势而下;或前倾或展臂,如箭穿梭,似鹰飞翔。欢呼声尖叫声,回荡在山谷里。攀至山顶临风而立,四野茫茫天空如洗,展开双臂如雄鹰搏击。转身俯视岩下,亮晶晶熤熤生辉,同伴说是冰凌花的靓丽。蹲下凝视,感恩天赐良机。细细抚摸,还是碎了稀世的碧玉。伤思缕缕,有些美是可观可嗅可餐可触可闻的,有些美要求是苛刻的,不能触碰它的底线,保持适当的距离更有幽深的魅力,美也不能奢求为己欲。
    又到冬泳的现场,老少男女来往若鱼,身体硬朗,顽强对抗寒冷,坚毅挑战自己。生命在这里展现另一番意义。
    清晨河边看雾凇玉树琼枝,不由想起“千树万树梨花开”的诗意。留恋在银装素裹的世界,如梦如幻,如醉如痴。偶有喜鹊来贺,玉屑也会飘赠几许;倘若清风来访,落花缤纷,有淡香沁脾,会惊叹造物主的神奇。
    北方的冬天是细腻的,也是粗犷的。
    遇到一场大雪,那是上苍的恩赐。圣洁的雪花天使般飘来,亲着脸吻着唇,抚着背牵着臂。飘飘洒洒,一路曼舞,簌簌的声音仿佛与恋人私语。撞满了怀如梨花飘香,披一身玉锦银衣。在雪的世界徜徉,一尘不染;气也清爽,神也昂扬,魂也沐浴。
    登高远望,山势如滚滚的海浪。择几处独览,或如奔驰的骏马,或像拓荒的健牛;或如塔似鞍。向原野远眺,白茫茫如海,小小的村落如船,缕缕炊烟似帆,纵情疾驰在畅想里。
    雪是北方冬天的主基调,走进农家,柴垛、院门、房子、车子上覆盖着厚厚的白雪,如雪乡版画;淡墨简约,廖廖几笔,刚柔相济,神态栩栩。细细体味,仿佛走进童话的圣殿里。
    北方的冬天是静默沉思的,也是灵动妩媚的。
    群山仪态庄重,沉住气不追风,依然固守自有定律。江河如蛇静卧,湖泊白得若镜。凿开一处水域撒网,等几天提纲收网。蹦蹦跳跳的白鲢红鲤,肥肥的胖头,黑黑的狗鱼,还有不知名的美味,激动得人们欣喜。傍晚和知己好友烫几壶老酒,品几道农家菜,又歌又舞,茗香缭绕,谈天说地,陶醉在忘我的惬意里。
    北方的冬天与其他季节相比,的确失去了风华与生机,就连飞禽走兽也少来探寻。花草的根或种子埋在雪地里,树木枝头却高举如豆的心愿,还有冬眠的动物正做着甘甜的梦。它们以不同的方式思索着、准备着、孕育着、等待着、憋足了劲,选择最佳的方式,最好的时机迎接春的消息。没有冬天的漫长与严寒,怎么会有对春天的祈盼与希翼?
    北方的冬天虽没有南国的温存与婀娜,但南国的冬天也绝没有北方的豪迈和坦荡。北方是养育的故土,江河是血浆,大山是脊梁。雪是生命的温柔,冰是意志的刚强。终生难舍的北方,无论走到天涯海角,都是不能忘怀的爹娘。
   友情链接
热电厂环保意见
安全生产学习1文件下载
安全生产学习2文件下载
中国煤炭资源网
中国煤炭科技创新网
中国煤炭工业网
黑龙江龙煤集团网
中国清洁能源行动网
    Copyright © 2014 - 2015 澳门拉斯维加斯赌博丨唯一正规平台      粤ICP备17111169号-1